未命名文档

我似乎感受不到常人所谓的美好,也分不清痛苦与美好之间相互作用的界限,仿佛行尸走肉。所作所为被人怨恨亦被人嫉妒,我曾经想以后要作一个开心果在亲友间相互支持。
我逃避什么?想要什么?
给所有人制造了无数的混乱,总觉得自己很无辜很无助。可是最后被板上钉死的结论就是:错的就是我。
20多年来的品行、才华,已经被蹂躏成极度扭曲的噩梦。

还要作一个受伤者装无辜吗?还要作一个战士装坚强吗?

添加新评论